明知道公投議題很難, 我又好奇別人想法;

昨天跟親戚的對話讓我事後哭了一晚 (今天心情還是很糟)

也許是內心對於自己的軟弱, 的無力, 對同志族群無法做更多的那個抱歉, 加上考試壓力(?!)的釋放吧.

故事是這樣: 

我從小就景仰的阿姨之一昨天發表了她的想法, 她用詞算輕, 語氣算中性, 但就傷得我很深; 我無法想像那些同樣還沒出櫃, 只能聽著自己愛的人說著更殘忍更難聽的話的同志, 心情會是什麼.

我昨天試圖要給她其他資訊, 但回答得不好, 而且力道很難抓..... 在這邊分享我昨晚邊哭邊想到的回應...  總覺得她有些疑問大概說得沒錯, 也許就是中間份子的心聲吧. (這是我第一次在餐桌上聽親戚討論同志話題, 也是第一次聽他們講所謂 "5x年次/那一輩人" 不能接受的事情)

1) 為什麼同志遊行都要穿成那樣? 他們-指我們同志-難道不用反省, 如果要讓大家接受, 就不要用那種形象呈現嗎?

哭著的想法>

其實跟"他們那一輩" 討論身體自主這種概念他們無法感同身受; 

我應該要反問, 她是看到什麼照片, 同志都穿成哪樣? 遊行人數幾十萬人, 全部都穿那樣嗎? 

阿姨看到的只是遊行的一小部分, 且是被有心人士斷章取義刻意操弄的, 那些人就是要把同志跟裸露與性掛鉤.

真正的遊行, 就是各式各樣的 "普通人" 而已.

我朋友帶著她老公兒子去參加, 這樣阿姨妳會以為同志遊行都是異性戀家庭去參加嗎?

那如果給妳看身障同志的照片, 阿姨妳會以為同志都身障嗎? 或身障才可以當同志嗎?

 

2) 我有學生跟我說他是同性戀, 我覺得不會怎麼樣; 但如果是自己兒子, 我一定很難一下就調適吧!

(阿姨是高中老師, 兩個青少年兒子; 其實她說這句話時看著桌面, 微低著頭-是沒有很殘忍-但也不是很溫暖)

哭著的想法>

很想問阿姨, 如果妳兒子跟你說他殺人和跟妳說他同志, 不曉得哪個妳比較可以接受?

這個問題好像很嗆, 很極端. 但難道不是嗎?

身為同志是做錯什麼嗎? 就只是喜歡另一個人, 像阿姨喜歡姨丈一樣而已, 這樣就很難調適?

我知道不是媽媽角色的問題, 更不是同志小孩的問題,

而是同志被社會各種方式污名化, 搞得身為同志好似一個罪, 同志的家人也抬不起頭來 (我媽是個例子之後再分享)

但同性戀到底做了什麼?

   

3) 為什麼一定要現在立法呢? (婚姻平權), 你們那輩都可以接受, 但我們這代很難, 所以可以等我們都走了換你們(掌權)的時候再立法啊!

哭著的想法>

其實我媽跟她姐妹包含這位阿姨, 都算強勢的女人.

她們在家在外面都不是安靜任人宰割那種, 跟先生相處雖然會禮讓, 但基本上都平等的;

我實在應該反問她:

傳統文化女性很卑微, 又可買賣又當生孩子工具, 民法也接受一夫一妻多妾;

以前離婚, 小孩扶養權什麼的都給男方,

就算女生被家暴也不敢提離婚, 因為女性是次等的, 無法爭取/獲得什麼,

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, 凡事忍耐;

但後來, 因為有兩性平等的觀念, 法律修正, 開始保障女性.

當年在修法時, 社會大眾一定都接受這樣平等的觀念了嗎?

未必吧. 

因為即使是現在, 我們還是常常看到聽到感覺到種種對女性不平等的對待, 或傳統觀念的禁錮.

看婚禮就知道, 告訴我, 出嫁要潑水或新娘子進門要破瓦是為何?

或那些禮聘金大餅小餅男方出錢, 是結婚還是賣女兒?

如果我們要等到社會大眾都接受兩性平等才可以修法,

那此時此刻,

我們可能都還是一夫一妻多妾,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.

法律, 不是等到"大家都有共識" 才去做,

而是對的事情, 就要去做; 或發現有不對的事情, 就要去修正. 

同理, 婚姻平權現在就要修法的道理就在這,

同志亦如凡人, 工作守法賺錢繳稅,

法律卻排斥同性伴侶的婚姻權就是需要修正的事情.

婚姻平權, 要的只是平等.

如果今天同志要求同志結婚可以減稅, 那才叫過分!!

 

4) (同志/性)教育, 我是覺得國小太小啦......(阿姨有點漸漸消音)

哭著的想法>

她那個年代, 小學生應該很單純;

畢竟連我(7x年次)小學也滿單純的, 下課都在玩四驅車,

最色情的就是聽到班上有人喊"羞羞臉男生愛女生/女生愛男生"的時候;

但現在的孩子, 不 一 樣 ....

他們可是人手一機, 還以為電子產品都觸控, 且都可以連wifi的呢.

學校不教正確知識,

難道是讓小孩好奇時自己去估狗, 然後學得亂七八糟嗎? 

同志教育不是教學生成為同志, 而是去認識尊重包與容各種性別氣質興趣的人,

有些人只是氣質, 有些人可能是同性戀雙性戀或異性戀, 但只要是好人, 都是人; 

難不成這年代我們還刻板認為男生只能玩車車, 女生只能玩洋娃娃;

男生讀理工, 女生讀文組嗎?

性教育更不用說,

教他們性教育不是要他們淫亂, 是要讓他們了解生理性別的差異, 進而尊重別人保護自己. 

小孩在外面, 我們不可能時時刻刻監控他可以教什麼朋友不能教什麼,

如果自己小孩單純但遇到早熟的同學或是壞人怎麼辦? 

(寫到這, 突然想到國中時一個兄弟跟我說他把女友肚子搞大, 問我怎麼辦. 

靠. 我當時似乎還不知道肚子怎樣才會被搞大!)

- - - - - - 

其實我很難過, 不只是她的無知傷人, 而是我沒有勇氣出櫃.

如果我對她說:

我就是她口中的同性戀...是不是, 有可能她會因為愛我, 而用更開闊的心胸去傾聽與理解...

是不是, 這樣我可以拯救自己, 也可以拯救比我處境更艱困的同志...

抱歉...給我時間, 我期許自己可以早日跨出母親的那道牆並向親戚出櫃...

也感謝, 公開出櫃並在一線努力爭取平權與各種平等的朋友.

謝謝你們的衝鋒陷陣, 並請再等我們一下.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mie 的頭像
Jamie

有愛憤青的分享

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