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平權環島3.png       婚姻平權環島.png 

這不是第一次見到許秀雯律師, 去年參加婚姻平權圍城立法院的時候也近距離舞台下見過她.

幾乎同志運動都會遇到她, 一直發落他們fb也看很多她的照片都錯覺以為跟她很熟了, 哈哈

不同的是, 這次是小型座談會, 大家在小空間聊聊天. 聽她分析與解釋目前狀況, 爭取婚姻平權一路遇到的(荒謬?!)事件與感想, 和聽聽參與講座其他同志的故事與在地組織的分享.

許律師的FB紀錄今天9/30: 同志許秀雯 綠黨不分區. 很值得大家去看. 

(現場部分: 我從小就不太會寫筆記, 但我努力把今天聽到讓我印象深刻的一些觀點整理並加入我的OS. 所以以下不完全是許律師的一字一句. 但我希望也沒有太偏差.)

國際上:

想想台灣有誰是出櫃還當選的政治人物? (我想不到啦) 但是冰島前總理, 柏林前市長, 盧森堡總理等等, 從一個國家政治人物的組成與多樣性, 就可以知道這個國家的民主開放程度. 話說, 2004年馬英九訪問柏林, 當時柏林市長克勞斯聽說一直沒空接見, 但是馬英九使出了"我是第一個用公款編列預算辦同志活動的市長阿" 吸引了身為同志的克勞斯的興趣, 因此彼此“巧遇"了. 所以同志運動也可以當外交. (讓我想起自己之前寫的一偏激文"不是同志, 也要參與&支持同志運動"其實想表達的也是這樣的理念. 這是我們讓世界注意我們的方法之一. 台灣不是只有電腦跟IC, 我們也有很多軟性力量與價值可以輸出)

政治上:

台灣政治人物, 即使曾表態支持同志, 終究還是看選票而在離權力越近(選舉快到了)而越退縮, 越打保守牌. 許律師說, 看看小英跟柱柱姐最近的發言, 如果把發言人名遮起來, 大家還真是猜不出話是誰說的.(小英雖然讓我失望,但是柱柱姐誰選得下去?兒女都不知道在台灣還是美國的宋伯伯我更不可能選他!)

除了政黨人物, 公務人員在處理同志議題時也是採坐壁上觀, 中立或是沒有立場的態度.(以為這樣就天下太平) 然後把我們婚姻平權鬥士推上火線, 跟護加盟打仗. (最後再下個很屁的: 台灣社會還沒準備好, 我們還需要溝通之類的...所以我們官員只會準備場地準備茶水阿!! 而且溝通也不是你在做, 是婚姻平權鬥士阿!)

關於"中立"這個概念, 我覺得許律師打通了我的盲點. 根本沒有所謂"中立"或是"沒意見沒立場"; 不改變現況, 不表態支持婚姻平權這些人就是支持現狀. 現狀是什麼? 現狀就是沒有同志婚姻! 

這也讓我想到我的幾位異性戀好友們, 她們很友善, 很願意聽我分享同志新聞, 議題, 甚至還會主動跟我討論, 想了解我. 但是她們也常說"台灣社會算開放了"或是"比起其它亞洲國家或什麼非洲 我們都很能接受" 等等類似言論. 其實我懂她們意思, 我當然也知道台灣人/社會接受度相對高. 我身為同志, 更能體會走在路上跟女友牽手或是在路邊偷親一下都不會很壓迫 (好啦 通常是在台北) 那種感覺. 只是這不代表台灣這樣就好了, 就夠了. 因為同志伴侶之間還是沒有辦法享有基本結婚, 繼承, 領養小孩等權利. (我會覺得就如同婦女沒有投票權的年代, 如果男性若說"我們很尊重女性的意見" 或"女生的意見也會納入考量" 但還是不給女性投票權. 這樣女性有什麼滋味?) 有就是有 沒有就是沒有! 其他的說法都是敷衍或拖延的借口!

同性伴侶註記:

這裡有個觀念許律師要教大家, 雖然同性伴侶註記在民法上無法享有配偶繼承分財產什麼. 但是在其它例如醫療手術同意書, 是可以簽的. 也就是伴侶註記其實是有效力的, 只是看你怎麼使用. (這是伴侶盟今年6月的聲明)

但老實說, 就算聯合婚禮或是伴侶註記沒有民法上效力, 但是他代表的是什麼? 更多同志去做這些事情, 是讓這些事情自然, 常態化. 也可以讓那些眼裡看不見同志的人知道, 同志就在你們身邊. 除了高雄市與台北市, 其他縣市也要反思一下, 你們的市民居然無法享有其他市民享有的權利, 這樣對嗎? 營造良性競爭, 進而將影響擴散.

其他社會議題:

本來有點懶得分享, 但還是說一下好的. 有人會質疑, 同志議題難道就這麼迫切, 要這麼大聲嗎? 社會上還有這麼多議題, 有很多弱勢需要被關心!

許律師舉例, 她上次去中原剪頭髮. 老闆是兩個原住民男同志, 請問, 對他們來說到底原住民議題重要?還是同志議題重要?

我發現我不知道何時開始關心中東女權運動, 其實有時候想想: 我怎麼會從關心同志議題延伸到女權去?

許律師再次打通我的任嘟二脈. 其實很簡單, 原住民男同志, 是原住民也是男同志. 一個完整的人, 兩個議題, 要怎麼拆開? 對啊要怎麼把我是女性又是女同志拆開?**

我就是兩個都關心阿! 兩個都重要阿! 女性議題又可以延伸到新移民女性議題上面阿!

許律師題這個是希望大家要 有點像政治覺醒, 要用更高的層次去看待事情, 性別議題與其他社會議題是可以串在一起.(看事情不要只有一個面向, 一個答案. 看得高跟遠, 才可以把事情做更完整的分析與處理吧)

我對在衣櫃的同志朋友:

雖然我參加公開活動很多次, 被拍照錄影什麼, 其實我也會想如果我阿母吃飯看到會不會噎到? 阿爸的高血壓會不會破200? 但是這真的很重要, 社會的接納不是大家自己想通, 一定有人去宣導與教育; 同志權利不會自己跑出來, 一定要有人爭取. 

我活在當下, 就是活在未來的歷史, 我想要成為歷史上有貢獻的一部份. 我很幸福也很幸運, 所以要為自己也為比我不方便出櫃的朋友努力. (FYI: 其實台北的遊行, 組長都會詢問有沒有人不方便被攝影機拍到, 若不行, 組長也會貼心安排他去不會被拍到的地方做貢獻. 但我都抱著拍到就拍到阿, 反正大人只是不想正視, 傳統自以為民主開放但獨裁家庭的溝通方式吧.)

最後也是最重要的:

講座後, 生性害羞的我覺得有必要向前去對許律師表達我的感謝. 

一直在第一線打仗是很辛苦的, 她座談會講到一直吃政治人物閉門羹, 一直被敷衍等等這部分還不小心落淚. 雖然她說這其實沒什麼好哭(好像家常便飯) 但人的情緒累積到一個點,總是會崩潰或需要出口. 如果她大哭就算了, 但是她很快冷靜反而讓我更心疼. 我相信她努力要堅強, 挫折心酸都往肚裡吞...但是權利拿到的話不是只有她跟太太享受, 是造福所有同志, 為什麼我們讓她/她太太/她的夥伴們打得這麼辛苦? 
反對力量透過教會透過各界金源, 其實資源是很雄厚的. 許律師提到若我們不讓同志運動繼續前進, 就是可能退步. 等我們退到像俄羅斯那樣, 連宣傳同志活動都不行的時候, 我們要怎麼挽救?
關於我, 我從小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就開始默默關注同志議題; 去年318之後我關注的議題更廣, 到社會上很多層面. 認知到自己是有力量的可以加入促成改變. 可是一年過去了, 我開始覺得有點沮喪(也容易生氣), 愚蠢的人, 冷漠的人還是那樣, 好像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改變他們, 偏偏那樣的人好多... 然後我幾個月前就刪了手機fb想讓自己冷靜一下. 約兩個月後, 也就是這幾天打開來時看到了許律師的環島座談會, 我想 it's a sign, 就來參加了. 我很高興趕上講座, 也由衷感謝許律師即使在我沮喪躲起來的時候她還是在那邊努力. 當我一打開fb時, 看到的就是她持續奮戰的消息. 就很謝謝她也謝謝協助她的人! 我希望自己的出席有打氣到許律師, 因為她的堅持也是我在相關議題繼續下去的動力與鼓勵.

**照片:同志許秀雯 綠黨不分區社團法人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

**在 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 2 第二段, 背景是女性要爭取女權的年代. 身為女性與女同志身份的主角Amy跟朋友一起創辦了爭取女權的社團, 但是卻因為她(跟女同志朋友)的女同志身份被趕出社團只因為她們的同學們, 不想"模糊焦點" 要主攻爭取(異性戀吧)女性權利......但那是1970年代耶..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ENG 的頭像
CHENG

有愛憤青的分享

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