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知道公投議題很難, 我又好奇別人想法;

昨天跟親戚的對話讓我事後哭了一晚 (今天心情還是很糟)

也許是內心對於自己的軟弱, 的無力, 對同志族群無法做更多的那個抱歉, 加上考試壓力(?!)的釋放吧.

故事是這樣: 

我從小就景仰的阿姨之一昨天發表了她的想法, 她用詞算輕, 語氣算中性, 但就傷得我很深; 我無法想像那些同樣還沒出櫃, 只能聽著自己愛的人說著更殘忍更難聽的話的同志, 心情會是什麼.

我昨天試圖要給她其他資訊, 但回答得不好, 而且力道很難抓..... 在這邊分享我昨晚邊哭邊想到的回應...  總覺得她有些疑問大概說得沒錯, 也許就是中間份子的心聲吧. (這是我第一次在餐桌上聽親戚討論同志話題, 也是第一次聽他們講所謂 "5x年次/那一輩人" 不能接受的事情)

文章標籤

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